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和善博客欢迎您

做好自己一切变好,心存善念一切改变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老人想“日托”苦于无伴 南宁“日托”护老院何不吃香?  

2013-03-18 11:46:12|  分类: 护老院护理知识大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  磨龙平想从云南到南宁来发展,但要解决的第一件事就是给爸爸老磨找个“日托”的护老院。这样,磨龙平就可以在南宁一边工作,一边照顾老人。 结果他发现,南宁市的很多护老院里没有老人办“日托”,“日托”“临时托”护老服务形同虚设。

  据了解,南宁市区内50个床位以上的护老机构有30余家。记者走访发现,因为“日托”收费标准不明确等种种原因,导致护老机构的“日托”服务不吃香。相关人士认为,只有将护老机构和居家养老融合发展,才能扩宽护老机构的前景。

  现象老人想“日托”苦于无伴

  磨龙平是云南人,有一手不错的装修功夫。今年5月初,他的亲戚在南宁市揽到一项装修工程,由于人手不够,就想到磨龙平。虽然磨龙平很想外出发展,但考虑到已经68岁的爸爸老磨体弱多病,行走不便,需要人照顾,为此他犹豫不决。

  对于磨龙平的担心,亲戚安慰说,南宁有很多家专门照顾老人的护老院,打工和照顾老人可以两全兼顾。老磨很想让儿子出去闯世界,也赞成这么做。

  随后,磨龙平专程从云南赶到南宁,想了解南宁护老院的收费、护理和环境等方面的情况。他打算一旦找到合适老磨居住的护老院,就在南宁租下房子,再从云南将老磨接到南宁来发展。  其实磨龙平的想法很简单,就是早上外出上班前,由妻子送儿子去幼儿园,他就将老磨送到护老院里进行“日托”,等下班后,他再将一老一小接回家享受天伦之乐。

  然而,让磨龙平失望的是,在南宁转了一个多星期,他发现护老院虽然提供“日托”“临时托”服务,但没有一个老人办理这两种服务,大家基本上都是 “全托”。如果为老磨办 “日托”,他担心父亲白天会独自在护老院里度过;假如办理“全托”,他又担心老磨没有亲人陪伴会感觉寂寞。

  几番思量,磨龙平最后同意了老磨的意见,放弃了到南宁发展的机会,“不如(一家人)在家开心一点”。5月30日,磨龙平启程回了云南。

  调查护老机构均是“全托”老人

  据南宁市民政局负责人介绍,在南宁市区内,设有50个床位以上的护老机构有30余家。记者调查发现,虽然南宁的护老机构开设有“日托”和“临时托”等数种服务项目,但目前入住护老机构的老人多数是办“全托”。

  “全托”费用不到2000元搞拈

  据介绍,护老院多数是以公建民营、政府扶持等形式建立起来,经营过程中实行赢亏自负。在这些护老院里,空调、冰箱、热水器等家用电器,与其基本应急药物等,一应俱全,各项软硬设置也大体相似。在管理上,吃饭、睡觉、散步,帮老人换尿裤等,也都做得十分规范。在老人能自理的情况下,护老机构的收费基本上保持在1300元/人/月左右,无法自理的,收费在1700元/人/月左右。这些费用,已经包含“全托”老人的吃住。

  南宁市舜帆养老院位于青环路下埌村,是国家2001年开放社会福利市场化后,在广西建立的第一家经济型私营养老机构。舜帆养老院院长张瑞声说,院里设立有50多个床位,入住的都是“全托”老人。

  金象大道的广西重阳老年公寓,占地面积30亩,设有550张床位,是广西最大、最专业的养老服务机构。该公寓办公室主任李晓峰介绍,老人的入住率基本上达到90%以上,几年来入住的老人,也都是“全托”。而在兴宁、青秀和西乡塘等城区的数家护老机构,入住情况也都一样。

  “日托”“临时托”少人问津

  除广西重阳老年公寓外,这些护老机构的“全托”老人,其入住率均持在60%左右。余下40%的床位,是否都是“日托”或“临时托”的老人居住呢?答案并非如此,而且“日托”和“临时托”服务大门一直敞开着,却少有人“光顾”。

  护老机构里入住的 “全托”老人,多是跟随子女到南宁或广西来工作的人。本地老人多是病得连睡觉翻身都无法自理了,子女又要上班,实在挤不出时间来照顾,才不得不将老人送进来,多是看中护老机构里有专业人员护理。

  植物路祥和养老院从2008年成立以来,“全托”的入住率均达60%。院长陈华说,他们也经常接到电话、或有人直接到院里来面询“日托”或“临时托”的事宜,结果均是人走后,就再也没有下文了。

  广西重阳老年公寓在2003年刚成立时,“破天荒”地迎来了一批“临时托”的老人。那些“临时托”的老人多是来自北方,其子女是在南宁或广西工作,他们是投奔子女而来。李晓峰说,他们住一段时间回去后,公寓再也没见到“日托”和“临时托”的老人了。

  剖析 “日托”养老缘何不吃香

  “日托”,是指家人要上班无法照顾,早上送去晚上接回家享受天伦之乐;“临时托”,就是偶尔将老人送到护老机构里帮托管看护。“全托”,是一年到头都在那里住着,有点像养老院;按理说,“日托”养老最适合上班族选择,可南宁的“日托”养老,为何不吃香呢?

  原因一:“日托”收费无统一标准

  覃伯伯今年72岁,因为中风导致说话口齿不清,但意识清醒。他有两儿一女,以前轮流到儿女家里居住。家里年轻人白天上班很累,周末或节假日想好好睡觉。然而覃伯伯因为睡不着,经常清晨5时多就起床洗洗刷刷,把家里弄得“咚咚”响。

  黄伯伯今年68岁,此前和子女居住在明秀东路。子女下班回来吃饱后不是外出,就是关门睡觉。因为老伴早逝,他有时想跟子女聊天,不是话不投机,就是没有说话机会。黄伯伯觉得在家没人陪他说话,很孤独。

  两位老人的亲属原本打算为他们办理护老院“日托”服务,然而,到了护老院一问才知,关于“日托”收费并无明确的标准,只能双方协商。最后协商不下,老人家属于是办了“全托”。

  如今,护老院里的吃、睡都有严格规定和管理,又有老人说话聊天解闷。

  每隔一两天,老人和家人还可以见见面,“这样可以照顾到双方的生活习惯,又不会给年轻人添麻烦。”黄伯伯说。

  原因二:来回颠簸加重病痛折磨

  老陈家住北湖路尾,进护老院前就患有糖尿病和高血压等几种老年疾病。在护老院里,护理人员对他进行定    量饮食,并定时敦促吃药,病情没有出现反复发作,在护老院里安心地过了一段时间。

  2010年中秋节时,孙子从广东打工回来,一家人就驾车到护老院接老陈回家吃饭。坐车来回颠簸,加上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,就忘了控制饭量和吃药,老陈第二天回到护老院后病情发作,人很困血压又升高,折腾得无法入睡。

  老人张瑞声反映说,身体不好,害怕坐车回家吃团圆饭,因为这样来回颠簸很难受,会加重他们的病痛。张瑞声说,估计这是“日托”和“临时托”不受欢迎的一个原因。

  原因三:社区养老分走“一杯羹”

  虎邱村的黄伯伯今年81岁,目前在虎邱村老龄人协会兼职做一名管理人员。黄伯伯说,中国人养子女,有为了防老送终的传统观念。目前,社区或者村委在有条件的情况下,也设有老龄人协会,一旦有老人受到家人冷落,老龄人协会就会出面做工作,帮助老人解决居家在亲人身边养老的难题。

  除老龄人协会帮“稳住”一批老人外,街道办成立有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站(点),也分散走一批老人。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站(点),主要是给社区一些如行动方便却又无人照顾的老人,或需临时帮照顾的老人提供便捷。

  南宁市同仁养老院院长颜秀琼分析认为,护老机构主要是离老人家远,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站 (点)就在家门口,那些还能自理的老人,不可能会舍近求远而选择离家远的护老机构。

  建议 护老机构可与社区联手

  “村老龄人协会和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站(点)的出现,都不会影响护老机构的发展。”广西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姚华认为,广西的老龄化位居全国前列,护老机构的出现,丰富了广西的养老服务体系,可以给那些需要上班却无人看管老人的家庭提供便捷。

  养老业属于新兴产业,前景宽阔,关键是需要多方转变观念,政府要加大扶持力度,儿女不要错误认为送老人去护老院就是不忠不孝。护老机构在实践中,也要不断地调整经营模式和管理方式方法,让老人随时享受到居家养老服务站(点)的服务。

  还有相关人士建议,南宁护老机构可否参考外地经验,与社区联手办理老人“日托所”。例如目前上海已有300多家老人“日托所”,以居家养老为基础、社区养老为依托、机构养老为补充的社会化养老服务体系正在形成。

  “日托所”里受托照料的老人每天白天在“日托所”用餐、洗澡、午休、就医、读报上网等,晚上回到家里享受天伦之乐,既可消除“独子养老”时代老人的精神孤独和生活困难,也为护老服务的发展提供了新思路。


老人想“日托”苦于无伴 南宁“日托”护老缘何不吃香? - 燕子(双鱼座) - 燕子欢迎您的光临
护理人员在喂老人吃饭
 
 
 
     
 
  老人想“日托”苦于无伴 南宁“日托”护老缘何不吃香? - 燕子(双鱼座) - 燕子欢迎您的光临
护理人员在给一位老人擦药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